首页 > 中国 > 正文

警察枪杀孕妇案细节:胡平被控酒后持枪故意杀人

时间:2019-09-27 23:15:26        来源:

年前,原本应是一次寻常的出警后,33岁的刑警胡平再没回过家。从警十年的胡平被控酒后持枪故意杀人

广西民警醉酒枪杀孕妇”一度占据门户网站新闻头条,遭受社会舆论的广泛谴责。很多网友认为,此类公安败类,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这起罕见案件,有哪些情节是值得反思的问题?哪些细节是值得铭记的教训?羊城晚报记者通过深入采访,首次全方位揭开此案详情——

配枪早有严令 怎奈执行打折

涉案民警曾借枪半年未还,在当地“不算大事”

借枪

这起震惊全国的枪杀案,源于千里之外的一起跨国骗婚案。

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与广西贵港市平南县相隔740公里。新化县公安局刑侦大队侦破了一宗系列骗婚案。骗子以越南妇女为幌子,让越南妇女给人做“新娘”,骗取礼金后逃逸。

骗子仅在新化县就作案18起。深入侦查警方发现,骗子曾将赃款汇入两个银行账号。两个账号均是在广西贵港市开设的。梳理骗子手机通话记录时,警方发现与广西平南县一个固定电话多次联系。

经上级批准,2013年10月23日,新化县刑警刘华、罗忠政乘火车前往广西,次日抵达贵港市,试图围绕涉案银行账号和电话寻找骗子的蛛丝马迹。

24日中午,在贵港市港北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帮助下,刘华、罗忠政在银行查到,其中一个涉案账号开设于某银行平南县大鹏镇储蓄点。

银行账号、电话都指向平南县。25日晚,刘罗两人坐大巴来到平南县。按照刘华的说法,26日、27日是周末,“不好意思打扰平南县公安局的同志,就在平南县城玩了两天。”

28日一早,两人来到平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请求协助调查。该大队商议后指派刑警胡平协助刘罗两人在平南县开展工作

警方提供的履历显示,1980年出生的胡平,2002年警校毕业后在平南县人事局工作,次年8月考取公务员,为平南县公安局一名民警。他身高1.79米,长得魁梧、白净。

接到任务后,胡平带上一把“六四式”手枪,带上刘罗两人就出发了。

平南县公安局枪支管理专用库开具的《枪支保管卡》显示,胡平曾先后3次领用该枪,其中2006年12月18日领取后,于2007年7月18日归还;2009年1月19日领取后,于2009年4月11日归还。2013年秋,胡平处理一起涉枪案件,经批准于2013年10月17日再次申领该枪。

《枪支保管卡》上的信息显示,尽管公安部早在1999年就颁发了《公安机关公务用枪管理使用规定》,对民警自行保管枪支有严格规定,但在平南县这样的贫困地区,借一次枪半年不还,好像不是多大的事。

本是工作便餐喝得酩酊大醉

两个多小时内,涉案民警喝下一斤多烈酒

醉酒

祸根就此埋下。

胡平带着枪,陪两位湖南同行来到银行,很快就查到涉案账号的开户信息、交易流水清单,随后又带他们去多家电信运营商,查询涉案电话通话记录。

胡平只比刘华大半岁,两人聊得来。中午,三人在县城简单吃了点饭,就开车前往40公里外的平南县大鹏派出所。据大鹏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凌伟回忆,他们下午两点多钟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值班领导在县城开会,副所长何德超、民警谭晨辉协助胡平和刘罗等人工作。

查询电话机主后,他们发现这名男子是大鹏镇人,也娶了一位越南媳妇。刘华立即请求派出所调查这名男子。派出所里有名协警刚好是这个村的人,协警立即赶回村里,偷偷拍下此人的越南媳妇照片

看到照片,刘华发现与嫌疑人相貌不同。副所长何德超吩咐谭晨辉,将所有嫁到大鹏镇的越南妇女的照片,全部调出来,让他们一一比对。罗忠政想,干脆将这些照片全部传回湖南新化县,让受害人一一辨认。

几位民警忙着比对、联络,一直忙到下午6时许。到吃饭时间了,何德超看他们还没忙完,就告诉刘华,他先去饭店定好房间、点好菜等他们。

通话记录显示,当晚6时43分,何德超打来电话,要他们去300米外的“兄弟酒家”吃饭,说吃完继续工作。按照何德超的表述,去“兄弟酒家”吃饭是“为了方便接待湖南的办案人员,我便接受朋友张可金叙旧聊天的邀请,到‘兄弟酒家’吃饭”。

带着枪的胡平驾车将刘华、罗忠政带到酒家。随后,谭晨辉也赶来。谭晨辉回忆说,当时一起来吃饭的除了5名警察,还有大鹏镇的老板“鬼王五”、“四个”、“兄弟酒家”老板吴华营等共8人。“大家开始互相敬酒。由于当天是我值班,何德超吩咐我不能喝酒,吃了十分钟左右我就回派出所值班。离席的时候,在南宁生意的‘九哥’,及在大鹏卖摩托车的‘二十八’刚刚入席。”

次日,酒席上多人接受了警方询问,虽然表述不一,但基本都反映了一个事实:他们喝了两个多小时,还划了拳,喝了很多酒。“兄弟酒家”提供的餐单显示,他们共消费395元。当晚共喝了6壶米酒,共10.8斤。这种米酒是用糯米酿造的,一般酒精度数在40度左右。

2013年12月7日,南宁市第五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派员来到贵港市看守所,对胡平进行鉴定,胡平说,当晚这种米酒他喝了一斤多。

鉴定人员问:你平时喝酒吗?

胡平:酒量还可以,可以喝瓶装白酒一两斤,很少醉,但我喝本地自酿米酒就醉过两三次,但没有闹事。

问:当晚你们多少人喝酒?

胡平:十多个人,还划拳,大约喝了两个多小时。

问:当晚为何要喝酒?

胡平:因当地是少数民族地区(瑶族),碍于感情,没办法,只好喝。

胡平说,以他的酒量,一斤多米酒不算什么,但不知道当晚是怎么回事,会醉得那么厉害,估计是自己不适合喝米酒。

街头四处撒野 旁人苦劝未果

涉案民警烂醉后骚扰多家店铺和普通群众

失控

“刚开始,胡平说不喝酒,后来经不住劝,就一起喝酒了,还划拳拼酒,喝到晚上9点多。”刘华回忆,当晚快10点时,饭局结束,胡平和刘华、罗忠政准备开车回平南县城。刘华没喝酒,由他开车,胡平坐在副驾驶位,罗忠政在后排。上车后,胡平已烂醉如泥,指错路,车子在镇上兜圈。

刘华看到,胡平想打开车前挡风玻璃上的灯,但怎么也开不着。刘华就一边开车,一边帮他开灯。胡平突然拍打车门,要停车,刘华以为他要下车买东西,就把车停下来,停车位置右边是个水果摊。派出所就在后面不到百米的地方

刘华对胡平说,我们在车上等你吧。胡平却要他们一起下去。胡平下车后,刘华、罗忠政连忙下车跟着他。

胡平来到一间网吧,走到一名正在玩电脑的男子跟前,用手摸男子的头,并说了几句当地方言。该男子未理会,只是把胡平的手拨开。

“我们觉得他的神态太不正常了,以为他喝多了,罗忠政还向那玩电脑的男子道歉:他喝多了,别见怪。胡平又挣脱离开我们,走到旁边的水果摊,用本地话同卖水果的摊主讲着什么。我们用了很大力气,才将胡平拉到车旁边,但胡平一只手拉着车门,不愿意上车,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就对罗忠政说:你先在这里看住他,我去派出所叫人来帮忙。”刘华回忆道。

刘华一走,胡平就从水果摊旁的路口进去,在一个烧烤摊,跟人吵架。罗忠政跑过去,费力把胡平拉回来。此时水果摊已经收摊,胡平就倒在水果摊的门板上,罗忠政也跟着倒下。

胡平站起来后,又往派出所方向跑,罗忠政跑过去抓住他。两人坐在路边的凳子上。胡平问他:“我和你有仇吗?”罗忠政说没有。胡平又说:“我和你有冤吗?”罗忠政说没有,“我们是好兄弟,今天非常感谢你。”

看胡平神情平和了,罗忠政放松了警惕,卷起衣袖擦汗,“当时我也累得筋疲力尽。”就在这时,胡平往水果摊斜对面一个铺子里冲过去,随后,罗忠政“就听到枪响。”

闯进小店拔枪终于殃及无辜

夫妻店店主受伤,其妻经抢救无效死亡

行凶

案发当晚9时许,就在“兄弟酒家”里的酒局最热闹之际,约300米外,大鹏镇政府门口旁的“老牌螺蛳粉店”里,此时却没有客人,36岁的蔡世勇躺在椅子上,他的妻子、31岁的吴英已有4个月身孕,她也坐在凳子,和丈夫一起看电视。

王集成、张寿善两个年轻人在大鹏镇上经营着几台吊钩机,素有往来,关系很好。案发当晚,两人在一个村庄里聚餐,喝了不少酒,然后张寿善开摩托车,带王集成回大鹏镇。由于路远,路过镇政府门口的“老牌螺蛳粉店”时,两人觉得有点饿,就下车进店叫了两碗粉。

两人面对面坐在进屋右手第二排,张寿善在里边,面对街道;王集成坐在外边,面朝店内。

此时,店里只有张、王和老板夫妇共四人。从方位上看,对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看得最清楚的是王集成。

王集成说,粉吃到一半,他看到吴英站在店门口,向左边望,不时讲几句本地白话。王集成是外地人,听不懂,就问张寿善,张说:“你想知道,就走出门去看。”此时吴英已经进屋,王集成出于好奇,走到店门口往左边一看,看到20米外的水果摊上,摊主正在收摊,两名男子站在旁边,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子正被旁边的男人搀扶着。后来王集成才知道,这名赤膊男子叫胡平,是刑警。

看了一眼,王集成回来继续吃粉。张寿善也到门口看了一眼。

一两分钟后,王集成突然听到外面传来“砰”的一声,像枪响。但张寿善说像放炮仗。王集成往门口一看,粉店门口是两条路的交叉路口,赤膊男子就站在路中央。王集成没有理会,继续吃粉。

过了二三十秒,王集成听到有人进入店门。

店主蔡世勇说,醉醺醺的胡平对着店里大喊:“有奶茶、热狗吗?”坐在椅子上的蔡世勇抬头,看到光着上身的胡平已经冲到门口第一张桌子边,“看我们没有应声,他就继续往店里面走。”

经过王集成身边时,王集成闻到很浓的酒味。王集成低头瞄一眼发现,这名男子腰间挂着一支手枪。

胡平来到里面右边桌子旁,拿枪用力地往桌上一拍,接着就听到“砰”的一声响,掉了一些腻子粉,蔡世勇意识到,这是真枪。王集成抬头往老板夫妇方向望了一眼,没见他们受伤。后来警方鉴定,此枪打中天花板

王集成不敢吭声。胡平扭过头,用枪指着张寿善,“服吗?”王集成用手指点点桌子,叫张寿善千万不要动。

胡平又问,有没有什么奶茶?老板娘吴英说,我们这里没有。

“那男子转过头向老板夫妇的方向,枪也指向那个方向。当时他们的距离比较近,我当时就抬头看了一下,看见老板突然伸出左手,往那名男子持枪的手拨过去,想拨开他手中的枪,那名男子持枪的右手被拨中,往右边晃了一下,然后就顺势晃回了左边。那男子定了一下,就用枪指往老板娘的头部。当时,我看到他的枪口离老板娘的头只有30厘米远,此时那持枪男子就朝老板娘开了一枪,我听到‘砰’的一声响后,就看到老板娘双手捂着头部,倒在地上。”

王集成很害怕,马上站起来,用手轻敲一下餐桌,小声对张寿善说:“兄弟,走了。”张寿善没动,王集成慌忙逃出小店。

“老牌螺蛳粉店”隔壁是家发廊,老板叫莫梅英,街上枪响后一两分钟,就听到隔壁也响起枪声,之后就听到老板娘吴英的叫声,蔡世勇随即喊着“救命啊,快报警”,莫梅英连忙打电话给蔡世勇的姐夫:你小舅子店里出事了,有人开枪打伤人了,快打110,快点过来。

打完电话,莫梅英第一个冲进蔡世勇店里。她看到蔡世勇与胡平已扭扯到门口,莫梅英绕过他们,跑到里面,看到中间第二排餐桌上还坐着一个男人,后来才知道叫张寿善,面向店里边,不敢动弹。

再走两步,莫梅英看到吴英跪倒在地上,头向地面,倒在冰箱旁,额头有一摊血,面色惨白,呼吸急促,已经说不出话来。

门外,蔡世勇终于抢到了枪。估计是惊醒了,胡平跪在路中央。大鹏派出所副所长何德超赶到现场。看到蔡世勇拿着枪,何德超以为是蔡世勇抢枪杀人,马上将他按倒在地,将枪夺回。蔡世勇三姐走到胡平旁边,气急败坏地说:“你怎么搞的?!”胡平说:“快点救人。”

救护车还没来,警车在当晚10时35分将吴英、蔡世勇送到大鹏镇卫生院。当晚11时15分,大鹏镇卫生院医师张国亮出具的《门诊记录》显示,吴英入院时,头部两侧各有一个伤口,流血不止,脑部左侧伤口有少量脑组织流出,呼吸不规则,已经昏迷,瞳孔扩大。经过30多分钟抢救无效,宣告死亡。

通过胸片检查,发现蔡世勇右肩部有一花生大小的子弹头

当晚,“广西民警醉酒枪杀孕妇”通过网络迅速扩散,案情引起各方关注,平南县公安局局长等人随后被免职。今年2月17日,胡平被以故意杀人罪,被一审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阅读下一篇

    IS“回流”人员成内战后最大威胁

    当地时间4月21日,斯里兰卡发生连环爆炸案。截至目前,爆炸已造成215人死亡,其中包括2名中国游客,另有400多人受伤。斯里兰卡国防部长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