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卖红薯女大学生曾欲舍身救弟:女大学生卖身救弟

时间:2019-07-17 23:08:43        来源:

 

对话人物:

周小芳,21岁,湖北黄冈市黄州区陈策楼镇单家堑村人,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财务管理专业大三学生

对话背景:

昨天下午,武汉精武横路菜场,冬日的寒风,周小芳还在摆摊卖红薯。

今年7月29日,周小芳的弟弟周方正以超过校线88分的绩,考上当地名校黄州一中,但随后被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于8月4日到武汉治疗,此后终于找到志愿者与他骨髓配型成功,但巨额治疗费成了周小芳心中最大困扰。

父亲多病近年来不曾工作母亲照顾弟弟辞去工作,家中经济重担落在周小芳身上。为节省住院费用,一家人医院附近租房住下。每天上午送弟弟去医院后,周小芳下午会到菜市场卖红薯。昨日,华商报记者专访了周小芳。

飞来横祸

弟弟患白血病已花38万

华商报:现在(昨日下午4点)武汉是多少摄氏度?你还在卖红薯吗?

周小芳:对,我还在卖红薯。现在接近零摄氏度,有点冷,但熬一熬就过去了。

华商报:你怎么发现弟弟得白血病的?

周小芳:7月29日查出的,他中考完后不爱吃饭,而且脸色苍白,我带他去医院检查,查出了这个病。

华商报:你们家人没跟你弟弟做过配型吗?

周小芳:做过,我是完全没配上,父母都是半相合。当时我们特别绝望,没配上,又没治疗,等于双重打击。

华商报:什么时候配型成功的?捐献志愿者是哪里人?

周小芳:本月19日配型成功的,我只知道志愿者是一个1984年出生的女士,其他信息都保密。

华商报:医生说有望完全康复吗?看病已花多少钱了?

周小芳:医生说骨髓移植后有希望痊愈。医生说需准备100万元,弟弟前期治疗已花了38万。后期移植治疗费差不多需要五六十万。

华商报:花的38万是家里的积蓄吗?

周小芳:不是。已支付的治疗费中大概15万是跟亲朋借的,剩下的来自我的学校和弟弟的学校以及社会各界的捐助。其实我家里条件不好,我都是靠助学贷款和助学金上学的,我每年寒暑假都会出去兼职,发传单、家教、做平面模特、流水线等工作都做过。

摆摊筹钱

有人不让找零,有人整袋买

华商报:听说你为了弟弟还去义演募捐了?

周小芳:是的。我进学校艺术团两年了。我在艺术团跳现代舞、交谊舞、健美操之类的。

10月1日我第一次去义演时,我爸妈不同意。我说我是通过自己努力去给弟弟筹款,把爸妈说通了。我在网上说想去义演募捐,很多朋友积极响应,我们在广场跳《小苹果》,效果还可以,募得了1.9万元善款。

华商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摆摊卖红薯的?怎么会想到卖红薯?

周小芳:有一个星期了。照顾弟弟时,我看了些医学书,上面说抗癌最好的食物就是红薯,我们就让老乡送来一些。因为要照顾弟弟,我不方便做固定工作,父母要照顾弟弟,也不能出去工作。我想那些红薯家里也吃不完,就拿去卖一些,帮家里赚点生活费。老家送来的卖完了,我就在这边市场进货。

华商报:你每天能卖多少斤红薯?收入怎么样?

周小芳:刚开始时一天能卖30多斤,现在卖得会比较多一点。因为很多朋友买时会献一点爱心,5块钱的红薯,他们给10元,还不让找零。有的一买一整袋,一天能卖两三百元。昨天有很多爱心人士专门过来买,收入有1000元。

华商报:你卖红薯时,有没有被城管赶过?有没有遇到过不怀好意的人?

周小芳:还没遇到过。我中午吃完饭后才摆摊,下午卖完之后就回家,可能影响不大。我的电话和QQ号都公开了,常会接到一些不怀好意的电话和骚扰短信,但找上门的还没有。

华商报:据说你为了给弟弟筹钱治病,现在是休学状态?

周小芳:我没有休学。9月份开学后,我跟老师请假,虽然到现在没怎么上过课,但我并没有把功课落下,学校也一直在给我帮助。

姐弟情深

生病的弟弟很乐观主动安慰家人

华商报:你弟弟现在情况如何?你想回到学校吗?

周小芳:我弟弟现在是三期化疗结束,正在休养。骨髓移植之前,他要把身体调整到比较好的状态。我弟弟从小就比较依赖我,我更多时间会用来陪他,陪他看看书。其实我还是蛮想念学校的,特别想跳舞。

华商报:你跟弟弟的感情这么好?

周小芳:因为父母很早就去广东打工了,我跟弟弟在外婆家生活,弟弟比我小5岁多,他小时候特别可爱,我特别喜欢他,我们感情从小就特别好。

华商报:你弟弟的性格是不是特别乐观?照片上他笑得很灿烂。

周小芳:对,他特别乐观。他现在治疗快4个月了,一个人在重症监护室时,他都没有哭。而且他总是安慰我们,还开玩笑说:“没事啊,我可以自己在家复习,没准还能考上北大清华呢。”他在班里一直都是前十名。

华商报:当地政府或红十字会对你们有过救助吗?

周小芳:黄州团委帮我们募捐到2.4万元,政府也在尽力帮我们。我也理解政府,这么多人生病,这种病的医药费要100多万,不可能帮忙全付了。

华商报:你妈妈已经辞职了,除了卖红薯之外,你们现在还有其他收入吗?

周小芳:还有低保,我爸我妈我弟一人一个月150元,一共450元。

华商报:目前募捐多少钱了?

周小芳:27日上了报纸后已经快15万了。今天的还没来得及统计。

华商报:如果资金到位的话,你弟弟什么时候能做骨髓移植?

周小芳:还不知道,要等骨髓库消息。捐骨髓的流程走完后,就知道了。

希望关注

自称百元地摊货穿出最贵品位

华商报:你听到一些负面声音没?有网友说你为什么不去打工赚钱,非要卖红薯?你父亲一个人不能卖吗?

周小芳:最近很忙还没看到,但我知道肯定会有负面声音。我觉得没必要去在乎别人的声音,自己只要努力了、问心无愧就好了。

弟弟得病之后,妈妈现在每天要忙着照顾弟弟生活,因为他的饮食特别重要爸爸要带他去医院检查,换导管,那种事情我妈妈根本弄不来。弟弟的轮椅好重,我们每天要从七楼搬上搬下。我爸爸还要回黄州跑一些机构去筹款。那些人可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才会那么说的。

华商报:你长得这么漂亮,还有人怀疑你想靠卖红薯炒作自己,你怎么看?

周小芳:我倒没觉得自己漂亮。认为那些照片照得好丑啊!昨天有记者找我,说我比照片好看多了。说我炒作,其实我以前还接到电视台采访要求,我都拒绝了,如果想炒作自己,我早就把以前的照片发到网上了。现在是为了救弟弟没办法,能引起社会关注我高兴,因为弟弟有救了。生活逼得我不得不这样,我也只能去承受。

华商报:有人说你的黄外套是品牌货,价格超过500元,是这样的吗?

周小芳:这个外套是家人给我买的,地摊货,不到100元。我穿衣服可以穿最便宜的,但能穿出最贵的品位(笑)。

网上拉黑

有人提“舍身救弟”被我拒绝了

华商报:你目前有男朋友了吗?

周小芳:没有。

华商报:如果有人说你嫁给他的话,他就救你弟弟,你会同意吗?

周小芳:8月份时我想,如果有人救我弟弟,我可以同意嫁给他。但被我爸妈骂了,他们说手心手背都是肉,怎么能让我做这样的事,我就断了这个念头。从10月份到现在,一直有人在网上提这种要求,我都拒绝了,把他们“拉黑”了。其实这个方法真的不太好,因为社会上还是热心人多。

华商报: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吗?

周小芳:我现在已经大三,很多同学都正在实习,但我没有去实习。会计从业资格证我已经考到了。我接下来就是看继续学习,还是找一个好的工作。

    阅读下一篇

    外阜车的禁行路段有所增多,禁行时

    今日起,北京将对部分重点道路采取新的交通管理措施。相较于之前的限行规定,本次新实施的政策,外阜车的禁行路段有所增多,禁行时间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