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 > 正文

父亲入狱母亲中风 17岁男孩靠卖花养活母亲和弟弟

时间:2019-07-17 23:08:04        来源:

 

5年前父亲被判入狱;2年前爷爷奶奶相继离世;1年前母亲风,丧失了劳动能力。命途多舛,然而新乡市封丘县的17岁少年何川,却坚持用自己的劳动养活母亲和弟弟,希望等到父亲回来,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

17岁男孩靠卖花养活母亲和弟弟

4月9日下午两点半左右,记者来到了位于新乡市关堤乡政府对面的一个院子。大约30平方米的院子,摆满了各种盆栽,17岁的何川正在搬花盆,“今天太阳有些大,有些花不能见阳光,需要搬到荫凉处。”何川告诉记者,现在这些花是他们家的希望,把这些花养好了,才能卖给母亲看病,让弟弟上学。虽然才17岁,何川却是家里的顶梁柱。

何川13岁那年,父亲意外入狱,爷爷奶奶受不了打击相继离世,弟弟年仅2岁,为了照顾支离破碎的家,何川不得不辍学帮助母亲。加上母亲身体不好,懂事的何川总是将重活累活默默接过去。他先后在网吧打工,向人乞讨,直到2012年,他们一家到获嘉县一个以经营花卉为主的靳师傅那里打工,他不要工钱,只求管他们一家三口吃饭。

不幸再次降临,2013年年初,母亲王小红突然中风,失去了劳动能力。家里的开支日渐增多,于是,在靳师傅的帮助下,何川租了一个空院子,从师傅那里进花卉,然后自己在门前摆摊售卖。

能和爸爸团圆 是最大的心愿

走进何川一家的住处,记者不禁有些哽咽了:15平方米左右的房间,摆放着两张床,中间是一个简陋的衣柜。除了破旧的电磁炉、残缺不全的风扇和老旧的洗衣机外,再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因刚开始卖花,每个月收入才300元左右,所以一家人生活很拮据。

几乎不怎么买菜,每三天去买次米面,晚上一家人就熬大米粥喝。何川说,弟弟正在长身体,母亲有病需要补充营养,有好的紧着母亲和弟弟。“都记不清上次吃鸡蛋是什么时候了。”何川低声地说道。何川的母亲王小红用写字的方式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何川很辛苦,她想自己快点儿好起来,帮何川分担一些。“不管多么困难,我都会好好照顾他们。”何川告诉记者,希望自己有能力供弟弟一直读书。

“什么时候想了,就去看看。”何川告诉记者,虽然他不知道父亲为何入狱,但他坚信父亲是个好人。何川并没有把爷爷奶奶离世、妈妈中风的事情告诉父亲,“不想让爸爸担心,希望爸爸早点儿出来。”说到这里,他禁不住潸然泪下。“现在就想照顾好妈妈和弟弟。”何川说,他最大的愿望就是等父亲回来,一家人开开心心地生活在一起。

爱心人士捐助这个苦难的家庭

当天下午,新乡市义工联的爱心人士来到这个苦难的家庭。“我们得知何川的事情后,进行了一次捐款,以后还会继续关注何川。”负责人张亮说,何川自强自立的精神深深地打动了他,他希望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助何川一家。同时,当天前来的爱心人士纷纷掏出腰包买何川的花。

义工联的李宏伟给何川200元,仅拿了价值40元左右的盆栽花卉,大多数人都是给两三百元拿价值不到50元的花卉。李宏伟告诉记者,她觉得何川是个特别独立孩子,她认为单纯地给孩子捐助,会让他产生自卑感,觉得自己是弱势群体,而通过买花的形式来帮助他会给他增强信心。

记者手记

苦难不可怕 可怕的是我们屈服

当何川忍不住流泪,母亲陪着何川大哭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红了眼眶。并不是因为他们家的苦难,而是何川的自强自立深深地感染了大家。何川说,一定要自食其力,不管多么困难,他都要把这个家撑起来。

在记者看来,何川并不觉得自卑,他觉得贫穷没什么,只要自己努力,用自己的双手总会赢得一方属于他们家的晴空。是的,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们向苦难屈服。何川的自立自强在这个日渐浮躁的社会,是多么可贵和值得敬佩。

    阅读下一篇

    卖红薯女大学生曾欲舍身救弟:女大

    对话人物:周小芳,21岁,湖北黄冈市黄州区陈策楼镇单家堑村人,武汉生物工程学院财务管理专业大三学生对话背景:昨天下午,武汉精武横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