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用了心的《边将》需要细细品味 感人的爱情画卷

时间:2019-08-20 20:29:09        来源:

长篇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历史小说《边将》以明代为历史背景,以北疆某重镇为人物活动舞台,塑造了以杜如桢为代表的几代将领形象。作品涉及了明代北部边疆的许多历史大事,也展示了边关民众的日常生活场景,写出了边将们对国家的忠诚,也写出了他们感情世界的纯洁与坚毅。作品格调苍凉而雄浑,文字精练清爽,既是一部动人心魄的战争画卷,也是一部感人的爱情画卷。
这是一部历史小说。小说的时间跨度前前后后有六十多年的时光,主要叙述边将世家杜家三代人的命运沉浮、恩爱情仇,笔墨多集在祖父杜俊德与小孙儿杜如桢祖孙隔代人的功事与情爱叙述上。当然书不止写两个人,围绕隔代的两个人,杜氏祖孙三代、家丁、家将、亲族、同事、战友、上级,包括北方少数民族敌人,前前后后出现的人物不下40人,尤其主线人物杜如桢、王慕青的情感纠葛,写得一波三折,荡气回肠。从物理空间上看,这些人物分布在右卫老城、大同总镇、延绥边关、宫廷王府,时间、空间、层次甚为丰赡。
韩石山先生是最善于探究人性幽微之处的,从他早期的小说《的喜剧》《静夜》,到后期的传记文学《李健吾传》《徐志摩传》,莫不如此。这部小说也一样,祖孙两代人,虽然情感波澜有似雷同,但恰恰是这种雷同的设置,体现着人性的普世意义。这是作家着力追求的效果。作家写人、写性、写情、写情谊、写道义,只是作家的一个筐子,这里头装的是作家对现实、人生和历史的思考。
长篇小说、短篇小说,在我们的文学概论里只不过是篇幅长短的区别,但在英语里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词汇,长篇小说叫做Novel,中短篇小说则是Story。长篇小说写的命运,中短篇小说则大都书写困境与困境中的救赎,还不仅仅是一个字数多少和篇幅长短的区别,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文体。
既然是写命运,从物理的时间和空间跨度上就有要求,在事件选取上就有讲究。因为是一个专业读者,读小说比较多,我发现,一部长篇,如果没有足够大的事件,足够颠覆性的历史转折作为“骨头”,这部小说的厚度和小说的价值就会大打折扣。
《边将》作为一部历史小说,尽管作家强调“山川地理,尚存其形,风土人情,未变其质,据以描述,庶几还能肖其形声”,我宁愿将之理解为作家的机智,是为了避免史识纠缠,但并不影响读者读出作家选择历史时段的用心之处。
现在说起长城人们总称之为“长城”,但《边将》里面却没有出现“长城”这个词,这是对的。无论是老百姓的民间表达,还是明代的官方文件,都会称之为“边墙”。明代的长城建筑工程最大动员的人力物力是秦代的百倍不止,但为了避讳“孟姜女”的传说恶咒,宁可叫边墙。
明代长城九边,山西省有两边:山西镇(也称太原镇)和大同镇。
《边将》的边墙,属于大同镇,虽然主人公到过辽东,到过朝鲜,也主政过延绥边事,但主要在大同镇。《边将》选取的历史时段,是明代中晚期从嘉靖万历后期一段,正好是明修边的最后两个时期。这段时间,发生了明代边疆一件大事,就是隆庆五年的“隆庆开边”。“隆庆开边”互市,直接促进了边关贸易发展,迎来边关地方相对和平的一个历史时期。西口杀虎口,东口张家口,两个重要边贸税卡,西口之名也由此而来。这个很重要,因为它直接开启了晋商旅蒙贸易的历史,也开启了后来“走西口”大移民的历史。用作家自己的话讲,《边将》是用了心的。也确实用了心,人物的活动、人的恩爱情仇,都围绕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展开,有详有略,详处在铺陈,略处是交待。
韩石山先生是历史系毕业、写小说出身的作家,后来专治文学评论、文学史梳理,有着同代作家所具有的扎实人物及人物心理描摹功夫,拟人物表情、口气、动作细节处常常生动入微,人物也靠这些细节,血肉一点一点丰富起来。
同时,他还具备同代作家少有的文史修养。这部小说里面,其本上采用了明史和地方志记载的历史兵事,我数了数,多达18处之多,既是史实,又同时是小说情节推动的逻辑力量,有顺叙,也有倒叙,但每一次为的是贴着人物来写,不是为了写史而写史。是历史,也是小说。于史有征,于人有据。史为小说服务,为人物性格服务。
人物的对话交流,多用文史掌故,又体现着作家义理、考据、词章方面的扎实功底。比方,爷孙俩关于帝舜“康喜则喜,康忧则忧”的来回释解,如果单独抽出来,就是很好的考据文章。这样的文章,韩石山先生早年写过很多。
正如作家所说,《边将》真是用了心。这个用心,体现的是作家的阅史之功,也体现了作家的阅世之功。这部书不是一部简单的历史小说,如果你对作家本人的人生经历有所了解的话,不妨将这部小说视作作家本人的“身世之书”。这里面不仅有作家几十年的文史积累,更有作家几十年的人生体验积累。从某种程度上讲,边将杜氏家族三代的命运沉浮,其实有着作家自身经历的影子,这个需要读者细细品味。
就近来的长篇小说创作而言,有徐则臣的《北上》、叶弥的《风流图卷》、李洱的《应物兄》,还有韩石山的这部《边将》。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长篇小说的“骨头”很硬,大事件、大历史、大变革,文化含量都很重很大。但韩石山先生跟这些作家比,算是隔代作家,小说创作沉寂多年,突然拿出这么一部令人刮目相看的小说,跟年轻一代作家比,一点也不落伍,水平不相上下,这反映什么呢?只能反映出,作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写小说出身的作家,学问做得好,同时也可以写出一手好小说。这个志向其实一直都在,这是青年时候的初心,也是青年时候落下的病根。

    阅读下一篇

    19成都七中初高中艺体特长招生98

    6月13日,成都七中发布“2019年艺术、体育特长生招生须知”。今年成都七中初、高中艺体特长生计划共计98名,其中,高中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