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弈 > 正文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自揭伤疤只为除掉这座人间地狱

时间:2019-10-12 23:14:19        来源:

昨天下午,2018年贝尔和平奖在挪威揭晓。

诺贝尔委员会宣布,将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刚果民主共和国医生丹尼斯·穆奎吉和拉克雅兹迪族人权活动家纳迪亚·穆拉德,“以表彰他们为终结把性暴力作为战争武装冲突武器而作出的努力”。

穆奎吉(左)和穆拉德(右)

前者是受害者的守护者、救助者,后者则是曾经的受害者、暴行亲历者,两者都给予了战时性暴力以更大的社会能见度

据之前报道介绍,今年25岁的穆拉德曾在2014年沦为“伊斯兰国”组织的性奴。在熬过梦魇般的3个月后,她功逃脱。

在众多被“伊斯兰国”组织关押的性奴,能够逃脱的只有少数,大多数没有逃掉的人,最终都被以不同方式杀害了。而那些逃出来的幸存者,大都会隐姓埋名地藏起来,不光是为了让自己去忘记那段痛苦的经历,更多还是怕“伊斯兰国”组织追杀。

但穆拉德选择站出来,向全世界人们讲述自己的遭遇,并为那些还在“伊斯兰国”组织魔掌中的族人发声。

向陌生人讲述自己的痛苦并非易事,就像在伤口处撒盐,可穆拉德几乎每天都在重复这件事,“伊斯兰国”组织到达她的村庄时发生了什么,她和其他妇女们被带去了哪里,她被倒手卖过多少次,在那些囚禁她的房间里都发生了什么……

“她们的生命曾经被摧残,如果我们再不发声的话,她们将继续停留在一个被摧残的状态。”

穆拉德来自雅兹迪族,这是一个聚居在伊拉克北部,接近叙利亚边境的古老教派少数民族,拥有超过50万教徒。在雅兹迪族人口口相传的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历史中,这个民族曾遭受到72次入侵。他们生活美索不达米亚平原长达10个世纪,一直被外族人视为“异教徒”和“无信仰者”。

“伊斯兰国”组织十分蔑视雅兹迪族。2014年,该组织“圣战分子大肆屠杀伊拉克北部辛贾尔镇的雅兹迪族,迫使数以万计的雅兹迪人逃离,并俘虏数千名女性作为战利品

2014年7月,还是学生的穆拉德与家人一起生活在宁静的小村庄里。她最喜欢上历史课,未来的理想是成为一位老师

然而1个月后,“伊斯兰国”组织的到来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圣战”分子让所有人集合到学校的操场上,男人女人分开。后来300多名男人被直接杀害,其中包括穆拉德的父亲兄弟们。

女性们则被带到了摩苏尔城,那里是俘虏交易中心。路途中,“圣战”分子又杀害了80多位年长的女性,只因她们太老了,没有人会花买她们回家。穆拉德年迈的母亲也在其中。

到了摩苏尔城,穆拉德和其他女孩一起被作为“圣战”分子的性奴,她们中最小的女孩9岁,最大的28岁。

在每天早起的例常清洗后,女孩们会被带到宗教法庭拍照。紧接着,她们的照片会贴在一面墙上,供“圣战”分子挑选。

有的女孩为了躲避厄运,把头发弄乱,或是在脸上涂抹电池的酸液,但都是无用功。穆拉德的侄女曾亲眼目睹一个女人割开自己的手腕,还有人从桥上跳下去。有些女孩因反抗强烈而被关进顶楼的一间屋子里,屋子的四面墙上都是血迹斑斑的手印。

3个月里,穆拉德被迫与12名士兵发生性关系,一次次的殴打、轮奸让她身心俱疲。第一次逃跑后,穆拉德遭到一顿毒打,然后被6名“圣战”分子轮奸,最后昏了过去……

终于在2014年11月,穆拉德成功逃跑了。她辗转来到伊拉克难民营,并在那里度过了一年。虽然有心理医生帮助她们,但还是有不少人没能走出阴霾,有人因为严重幻听而自毁容貌,甚至有人自杀身亡……

后来,在雅兹迪一个基金会的帮助下,穆拉德到了德国,在那里定居,并接受心理治疗

虽然自己侥幸逃离了魔爪,但穆拉德没有忘记族人正在遭受的暴行,她一直在寻找机会,呼吁将“伊斯兰国”组织暴行呈交国际刑事法庭,并促请国际社会彻底铲除“伊斯兰国”组织,制止“伊斯兰国”组织对雅兹迪人的种族大屠杀

就在这时,联合安理会找到基金会,希望邀请一位逃离“伊斯兰国”组织关押的年轻女性出席会议,穆拉德同意了。

2015年12月,穆拉德坐在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席位上,她说:“我所讲述的一切不仅关于自己,更代表我的家庭,我的族人,交战区孩子,以及所有被‘伊斯兰国’组织威胁的人。”3分14秒的独白结束后,她用手捂住了脸。她的悲惨经历,也让在场的联合国代表不禁动容。

令人高兴的是,穆拉德不是一个人战斗好莱坞演员乔治·克鲁尼的妻子、著名人律师阿迈勒·克鲁尼,与穆拉德一起将“伊斯兰国”组织告上了国际法庭。

两人在2015年认识时,穆拉德“刚刚逃离恐怖岁月,生活的阴影还没有散去”,“她一直哭,看起来非常柔弱”。在阿迈勒的帮助下,穆拉德成为一名人权活动人士,一直为维和发声。

穆拉德呼吁国际社会不应只停留在同情雅兹迪受害者,而是要采取实际行动起诉“伊斯兰国”组织,并在伊拉克帮助雅兹迪人重建家园。在她的呼吁下,去年9月,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一项决议,将对伊斯兰国针对雅兹迪人的种族清洗罪行进行国际调查

“我感觉自己很苍老。我知道自己只有二十几岁,但身体每一个部分都在他们手中改变了,每一绺头发、每一寸皮肤似乎都已完全枯朽。我无法描述这种感觉。”

我们很难想象,这个本该在校园里享受阳光、快乐的女孩,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苦痛,但为了自己的族人,她仍然选择站出来。

如今,勇敢的穆拉德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关于她的纪录片《在她肩上》,也正在世界各地的电影密集上映。但这个被别人视作殊荣的奖项,对她来说并不值得高兴:“

我有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者,也知道被提名是非常好的事。但即使获得诺奖,我唯一拥有的也不过是一颗破碎的心。”她曾在自传《最后一名女孩》中写道:“这世界上如果一定会发生血腥故事,我希望我是最后一个如此经历的女孩。”

我们愿世界如她所愿。

    阅读下一篇

    中国数字化单兵作战系统:在实战中

    北方的寒冬总是这么难熬,刺骨的风吹在身上,尽管紧裹着军大衣也让人觉得像纸片一样薄。上级装备部门组织装备厂家对某型数字化单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