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弈 > 正文

比较西方民族主义与中国爱国主义的概念区别

时间:2019-10-12 22:23:11        来源:

国人有宝贵的家国情怀,在汉字中“国家”的写法跟其他语言是不一样的,一个字是“家”,一个字是“国”,这是一个基本的定义。这个概念本身就表达了中国人对国家的独特感悟。

近日,东方卫视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每周一晚21:30持续热播。每期节目中,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教授结合自身经历,从国内外热点、难点问题切入,比较中西文化,建构中国话语。

在6月10日的第二十一期节目中,张维为教授解释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比较西方民族主义与中国爱国主义的概念区别。

观察者网整理节目演讲与对答部分,以飨读者。】

张维为:

最近我们国内不少地方都有闪唱的活动,唱得最多的是耳熟能详的歌曲《我和我的祖国》,无论是歌词还是旋律,可以说是美得令人心醉,唱出了绝大多数普普通通中国人的真实情感。

这使我想起另外一首优美的爱国歌曲《我的祖国》,这首歌曲也曾经引起一起舆论事件”。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2016年底当时观察者网刊发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报道:台湾作家龙应台女士香港大学做了一个演讲,她演讲的主题是“一首歌,一个时代。”她要在场的听众回忆一下自己年轻时候听过的启蒙歌曲。

我记得当时在场的香港浸会大学副校长,他不紧不慢地说,我的启蒙歌曲好像是《我的祖国》,也就是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没想到当时整个会场就开始唱起来了,而且歌声越唱越响。我们知道,龙应台女士本人是不认同人民共和国的,也是不认同红歌的。第二天她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有时候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罢了”,也就是说这无非是一个简单的、美丽的旋律而已。

现场听众齐唱《我的祖国》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但比较尴尬的是什么呢?她做讲座的时候,提到她自己的人生启蒙歌包括《绿岛小夜曲》,这也是一首曲调优美的情歌。大家可能知道,绿岛是当时台湾国民政府关押政治犯的地方,但龙应台说这首歌曲不只是一首简单的情歌,而且也是一种对威权政治的抗议。所以她的文章引来了一些议论,就是说她采用了双重标准

换言之,我们在谈这类问题的时候,不能采用双重标准。

《我的祖国》这首歌曲是多数国人都耳熟能详的歌曲,它是电影上甘岭》的插曲,源于战火纷飞的抗美援朝。“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朋友来了有好酒,若是那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有猎枪,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我觉得这首歌几乎完美地诠释了中国人的“家国情怀”。

这首歌里的家就是我们无数个普普通通的家庭,这首歌里的国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朝鲜战争永远结束了西方大国可以任意欺负中国的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历史,也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司令彭德怀元帅所说的,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电影《上甘岭》截图图片来源:网络

中国是一个文明型的国家,文明型国家的“爱国主义”有自己的特点。比方说,中国人有宝贵的家国情怀,在汉字中“国家”的写法跟其他语言是不一样的,一个字是“家”,一个字是“国”,这是一个基本的定义。中国人对国家的理解是千千万万个无数的“小家”和国家这个“大家”的关系。这个概念本身就表达了中国人对国家的独特感悟。

与西方社会不一样,中国社会是以家庭为中心的文化,衍生出一整套的思维和生活方式。从“舍己为家”到“保家卫国”,到“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展现了中国人特有的“家国同构”文化传统。这种把家和国联系在一起的传统,西方比较少见。

个人来讲也是一样,中国人可以为自己家庭做出很多牺牲一般西方人难以理解。我并不是在判断这是好还是坏,这只是客观的描述。我曾经看到一个美国记者在中国做采访,写了一份很长的报道,其中有一个细节,一个小小的故事。他到深圳采访一位女工,那位女工跟他讲,她找到第一份工作以后连着几个月,把每个月工资的一半都寄给父母。这在中国文化中是很容易理解的,因为我们永远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但这位记者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怎么自己的工资不完全是自己的,一半是属于家人的,他觉得这非常费解,这个概念对他而言很新奇。

实际上,心存对父母的感激是中国文化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父母并不一定要你的,甚至还会通过很多方式来帮助你。但这种儿女情长的伦理是多数中国人的一种文化传承。

由此延伸到个人、家庭与国家的关系。《我的祖国》唱的就是一种“家国同构”。歌词里边的“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记得这首歌曲的作者,特别令人尊敬的乔羽先生曾接受过记者的采访。记者问他,你为什么不说长江、不说黄河呢?乔羽先生说一条大河更好,因为长江只有长江一带的人比较熟悉,黄河只有黄河边上的人比较熟悉,而一条大河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心中都有自己故乡的河。所以,“一条大河波浪宽,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美丽的祖国,这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到处有明媚的阳光。”他就这样把家和国联系在一起了。

中国人的这种家国情怀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从中国近代史来看,中国人有超强的“国破家亡”的集体记忆,这是一种非常悲壮的记忆。鸦片战争后的一个世纪里,中国经历了这么多的西方列强入侵,这么多的战争创伤,这么多的战争赔款。我们的首都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被占领过,八国联军入侵的时候被占领过,日本侵华战争的时候被占领过,还发生过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

这些惨痛的经历给中国人带来“国破家亡”的集体记忆。国家完了,中国人的家也完了。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自独立战争建国以后,它的本土几乎没有遭受过外敌入侵,二次大战时期被日本人偷袭的夏威夷远离美国大陆。对美国人来说,可能2001年发生的9·11袭击,是美国大陆遭受到的第一次直接袭击。

战时期,还有一首很有名的爱国歌曲叫《松花江上》。词曲的作者张寒晖,他当时在西安,看到日本军队占领东北后,几十万东北普通百姓流亡到了西安。他有感而发,做了这么一首悲歌:“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还有漫山遍野的大豆高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我那衰老的爹娘。”

我想这背后也是“国破家亡”的惨痛经历。这就使我们更好地理解“家国同构”,这样一种中国人深层的心理结构

西方势力老是抹黑中国人的爱国主义。其实西方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狭隘的爱国主义,历史上才一直是战争的祸水。

格林菲尔德在其名著中指出民族主义是西方现代世界的政治基石图片来源:网络

西方民族国家诞生的历史,就是一部血腥战争史。无论是欧洲移民在美洲对印第安人的杀戮,还是拿破仑发动的所谓“伟大的法兰西民族”征服整个欧洲的战争,还有后来导致数千万人伤亡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的“种族主义”和“法西斯主义”,背后都是这种极端的、狭隘的民族主义。

今天这个世界应该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我们还是要十分警惕西方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乃至灾难。大家可能还记得,2016年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发表的就职演说,他在演说中左一个爱国主义,右一个爱国主义,甚至呼吁美国人只买美国货,呼吁美国公司只雇佣美国人。在场的美国听众在下面不停地高呼”USA!USA!”今天世界上多数人都认为这是一种狭隘的爱国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

2018年10月22日,特朗普在中期选举集会中公开宣称自己是民族主义者(Nationalist)图片来源:观察者网

在西方生活过的人都知道,“民族主义”、“爱国主义”在西方文化中是根深蒂固的。美国一到国庆节,家家户户都挂国旗,到处都开展国庆派对。但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习惯采用双重标准,他们不能接受中国人的爱国主义,认为你这是要搞扩张和侵略,实际上这是颠倒黑白的。

在我们国内也是一样,国内一些亲西方人士甚至发明了“爱国贼”这个概念。实际上创造“爱国贼”概念的这些人,从来不反对美国人的爱国主义,却热衷于反对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他们把任何国家都可能出现的一些极端行为、一些个案,夸张成对整个中国人爱国主义的污蔑。爱国贼骂的不是贼,骂的是爱国。当然,他们这样做是不明智的,也是愚蠢的。

中国人的爱国主义传统总体上是一个文明型国家的传统,不只是爱一个国家,也是爱一个伟大的文明,一个没有中断的、数千年延续至今的古老文明。它的内涵比西方意义上爱国主义要丰富得多,也要深刻得多。在中国,“公知”这个词本身从一个比较中性的概念,变成今天基本上带有贬义的概念,也说明这些骂中国人爱国主义的人,真是属于跪久了站不起来,已经引起了绝大多数中国人的反感。

中国人基于家国情怀的爱国主义,对于西方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为基础的爱国主义是一种超越。我自己写过《中国三部曲》,其中有一本书是《中国超越:一个文明型国家的光荣与梦想》。我在书中写过这么一段话,在这里我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说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是长江、黄河、珠穆朗玛峰;是诗经、楚辞、先秦散文;是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是屈原、岳飞、文天祥、毛泽东;是普通话四川话、广东粤语、上海方言;是万里长城北京故宫桂林山水、陕西兵马俑;是川菜、粤菜、鲁菜、淮扬菜;是西湖龙井、黄山毛峰、武夷岩茶、洞庭碧螺春;是《梅花三弄》、《高山流水》、《二泉映月》、《春江花月夜》;是四合院、广东骑楼、徽派大院、江南民居;是昆剧、京剧、粤剧、黄梅戏;是南昌起义平型关大捷台儿庄血战、抗美援朝;是两弹一星北斗导航、神舟号飞船高铁八纵八横;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是四海之内皆兄弟,是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等等等等。

这是一种包容性极大的,既有个人志趣、又有人类情怀的爱国主义。

现在我们讲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背后,也是我们文明型国家伟大的历史传承,特别是对人类大同理想的一种憧憬。我觉得这些都是中国爱国主义特别出彩的地方。

毫无疑问,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精神力量之一就是爱国主义。中国近代以来的任何一种政治主张,任何一种社会思潮,只有与爱国主义结合起来,才能为广大人民所接受,才能转化为改造社会的巨大动力没有爱国主义,中华民族不可能在1949年完成建国大业;没有爱国主义,中国的改革开放不可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没有爱国主义,中国不可能实现对西方和西方模式的超越。这个爱国主义的逻辑将在中国崛起的未来岁月不断地得到体现。

这使我想起1935年红军长征抵达陕北后,毛泽东主席在陕北召开了瓦窑堡会议。当时毛泽东主席说了这么一番话,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能背出来,就是“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基础上光复旧物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后来我看到国民党傅作义将军的回忆,1936年他也在陕西,是国民党的抗战将领。他说:“毛先生讲这个话的时候,他手下当时连8000人都不到,但他敢说这样的话。”毛主席的自信源于他坚信人民的伟力,坚信中国人民一旦动员起来,就一定可以创造人间奇迹果然,毛主席讲完这番话不到14年,日本投降,国民党败退台湾。1949年10月1日,毛主席登上天安门城楼,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

开国大典  图片来源:IC photo

建国后,我们通过70年矢志不渝的艰苦奋斗,实现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回望中国崛起的历程,我们的历任最高领导人,毛主席也好,邓小平也好,习近平也好,都一直认为中国应该对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所以这是一种把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精神结合在一起的,中国人特有的“天下观”。中国人从来就有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传承;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古训。随着“中国梦”的不断实现,中国人要为这个世界作出更大的贡献,为人类作出更大的贡献。

我们历史上有“王道”与“霸道”之辩,“王道”的核心是“仁政”,“霸道”的核心是“强权政治”。西方世界,特别是美国,迄今为止的逻辑几乎都是霸道逻辑。在国际关系实践中,西方喜欢双重标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一切为了自己的利益,对其他国家往往不择手段。它可以政治上打压,军事威胁经济制裁,文化上渗透,无所不用其极,最后还保留直接用军事干预的权利。

中国历来主张“王道”,但我们从和西方打交道的过程中也学会了一个道理,王道必须以实力为基础,没有实力,王道就是乌托邦,甚至成为任人宰割的羔羊。中国正在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之一,具有强大的国防力量,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并在这个基础上协和万邦,实行“王道”,推动“共商共建共享”,推进“一带一路”,在国际事务中更加有所作为,更多地主持正义和公道。我想中国确实有可能是在国际舞台上实行“王道”的国家。从人类历史的大势来看,实行霸道的人或者国家可以气势汹汹于一时,但终将因为“霸道”而走向衰落,而实行王道者终将得道多助,赢得更为广阔的世界。

我看到一个报道,不久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美国前总统,94岁高龄的卡特通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电话。卡特本人把电话内容透露了出来,他说特朗普总统在这个通话中表示,他对中国正超越美国感到不安。作为在任期内与中国正式建交的美国总统,卡特先生对中美关系一直比较关注。今年1月他给特朗普写信,建议特朗普召集几位受人尊敬的中国问题专家组成一个小组,在幕后协助他来改善美中关系。

美国前总统吉米·卡特  图片来源:IC photo

卡特表示,他认同特朗普讲的“中国正在超越我们”这个说法,但他对特朗普这样说,他问你知道原因吗?卡特说在1979年对华外交关系实现正常化的时候,你知道从那以后中国发动了几次战争吗?零。而美国一直在打仗卡特说美国在过去242年建国后的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美国应该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因为美国总是想迫使其他国家采用美国原则。

卡特还说美国浪费了3万亿美元军费开支上,而中国没有浪费一分钱在战争上,这就是中国在各个方面正走在美国前面的原因。如果美国拿出这3万亿美元用于美国的基础设施建设,美国将拥有高速铁路,不垮塌的桥梁,良好维护的道路,还能剩下2万亿美元。所以卡特讲,相比之下,因为没有战争,中国得以投资基础设施和教育体系。中国已经拥有了世界最长里程的高铁,他自己问“我们拥有多长的高铁?大家都知道是零。”

实际上,我也直接接触过两次卡特前总统,应该说他是美国历任总统中,对中国和中国文化比较了解的人。他讲的中美两国发展状况的对比,某种意义上不就是“王道”和“霸道”所产生的不同结果吗?不就是我们古人讲的“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产生的必然结果吗?

总之,我觉得中国人的爱国主义和天下观,包括了许多中华文明的智慧,中国人民从中受益良多,整个世界也将从中受益良多。

骆珺(节目嘉宾):刚才张教授也提到西方狭隘的民族主义,其实我非常感同身受。如果你去看西方媒体它在描述中国人维护自己国家、支持自己国家的时候,用的是Nationalism这个词,这个词是民族主义的意思;但是如果你看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自己的事情,它一定用的是Patriotism,爱国主义。这两个词是有非常明显的区别的,一个是褒义的,一个是贬义的。所以这是一个双标的情况。

张维为:西方语境中,民族主义是个贬义词,因为欧洲历史上打了这么多仗,一直到一战二战。所以他们觉得是民族主义惹的祸,民族主义这个词就被越来越污名化,然后就变成贬义了。

爱国主义还是比较中性的词。所以它们的宣传中把自己国家的这种民族主义,都称为爱国主义。而中国的爱国主义,则被称作民族主义。西方的用词是很容易辨别的,这个是我们在跟国外交访中可以了解这么一点背景知识。

骆珺(节目嘉宾):西方这种狭隘的民族主义也体现在,大家如果回忆西方的殖民历史,我们自己的历史课上是有对它的这种罪恶殖民历史的描述的。但是如果你去看一些西方人写的东西,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西方人,部分西方人也有一定反思,但是直到现在,比如说在飞机上翻这种杂志读物,你能看到西方人写的缅甸,他把缅甸的一个城市叫做colonial jewel cities,就是殖民城市中的明珠。然后他说英国殖民给缅甸留下的是colonial heritage,联合国将世界文化遗产叫做heritage,但是殖民者也将这种罪恶的殖民历史叫做殖民遗产,你就可想而知他对于自己这种殖民历史的美化。

Q1:张教授你好,主持人你好。前一段时间巴黎圣母院着火事件,网上有人就认为这对于人类文明是一种缺失,但是也有人认为这是对法国人民的一种报应。有一些微博大V他们就觉得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是一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然后西方人的爱国主义具有人性光辉普世价值。你怎么反驳他们?

张维为:我觉得对人类文化瑰宝遭受损失,我们都应该表示一种哀悼,这种损失有时候是不可弥补的。

一些中国人把它联想到圆明园和法国人过去做的不好的事情,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不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我记得圆明园自己发了一个关于这个问题的声明,讲得还是比较到位,认为表述方式都需要更加成熟一点。

但是我不同意某些大V把这么一个案例拿出来,然后来丑化整个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歌颂西方的所谓人性光辉。这并不实事求是。我们在什么层次上出现这些声音,就在这个层次上处理,不要把它夸大,不要把它普遍化。

这些公知大V最大的问题,我猜想,一个是跪久了站不起来,这是肯定的,毫无疑问的。还有一点,就是他们被西方话语洗脑了。西方话语总说西方人的理性的,经过文艺复兴,经过启蒙运动,但是东方国家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我在前几次讲座中已经举过很多例子了,经历过文艺复兴、启蒙运动的欧洲人,怎么一天到晚在打仗,对不对?一次大战两三千万人阵亡,二次大战七八千万人伤亡,这简直就是发疯了,对不对?西方整个的殖民主义,种族主义,包括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背后都有所谓的“理性分析”,对每个民族的所谓智商,哪些种族比较聪明,哪些种族属于只能干苦力的,都是基于所谓“理性”来分析的,这些都是真实的历史。

所谓“西方代表理性,东方代表非理性”,这是非常荒谬的。实际上,我们讲的实事求是是真正的理性。西方如果达不到我们讲的实事求是,证明他们的理性还是欠缺很多,火候还远远没有到。希望他们能够达到这个水平

Q2:老师好。上世纪50年代,我们国家好多的科学家都放弃国外的优越条件回国,贡献自己的才华。现在社会上有一种现象,就是以出国拿绿卡定居在国外为荣。对社会的这种现象我们应该怎么看?在新形势下我们应该怎样爱国?

张维为:移民这个问题我回答过很多次,我最不担心的就是移民问题。您可能年纪比较长,所以可能关注的还是20年前、15年前的移民潮。你知道不知道,多少人现在移民加拿大、美国之后后悔,他们回到上海发觉自己都变成穷人了,他们的财富没有增加。

我认识很多移民,上次我去加拿大,真不好意思说他们,在国内还是什么处长,什么部门的经理,管了上百号人,到加拿大能够找到很体面的工作就是汽车销售,就很体面了。或者在人家公寓地下室,在地下室开一个杂货店,自己24小时在那值班,夫妻老婆店,这个痛苦难以形容。

所以我觉得,这个时代已经完全变了,现在留学生回国比率已经超过了85%。今天如果还以移民来忽悠,那些都是移民公司各种各样的文案,知道吗?因为数据告诉我们,我们的移民人数非常之少,每年不超过20万,要照比例来说更少。我查了加拿大前年吸收中国移民33000人,美国就算比它多十倍,那也就是30万,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美国大概前年吸收中国移民是8万多,加在一起一年20万最多了,就算多一点也没有关系。

我是特别主张移民,鼓励移民增加十倍都没有关系,真就这么回事情。我们现在的“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大量的人走出去,到任何国家我们都鼓励,真这么回事情。我现在担心是,因为国内生活条件越来越好,生活越来越精彩,很多人不愿意出去,这真是个问题。

我老说一出国就爱国,海外华人爱国情绪是非常非常强的,所以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比方说,增加个十倍的移民,我们希望能够增加这么多,特别是那些对国内、对我们体制反感的一些人,我们可以成建制地跟美国谈一个协议,特朗普总统特别喜欢协议,喜欢做生意,我们整个都送给你,成建制、成批地送给你,我们甚至可以付单程的路费,对不对?这样就好了,他们也太平了。

Q3:张教授,我想提问你一个问题,就是现在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现在12岁,等到我长大以后,中国哪一方面会比较强盛

张维为:我能够很坦率地跟你交流,不要害怕,不要紧张。

因为我觉得特别在你这个年龄,千万不要这么功利。你理解“功利”这个词吗?我觉得像你这个年龄,就是应该大胆地追求自己喜爱的事情,比方你喜欢美术你就学艺术,你喜欢音乐就学音乐,你喜欢建筑设计就学建筑设计,不要去过多地考虑这些东西。

随着中国的崛起,它一定是大师辈出的一个时代,会产生中国的牛顿,产生中国的爱因斯坦,产生中国一流的工程师,一流的外交官,一流的方方面面的科学家艺术家、音乐家……都是这样的。所以你们这一代真的可以让梦想放飞,放飞自己的梦想,而不要过多去考虑哪个专业会怎么样。

你现在定位中国还是个发展中国家,我可以告诉你,很多国家,包括特朗普,他都不愿意承认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而说美国是发展中国家。中国现在的一代人,就是真的不用为以后生计考虑的一代人。我觉得没必要还是像我们年轻时候父母说,要学个专业以后找份好的工作挣钱。你们真的是可以完全照自己的心愿去做很多事情。这是我个人的感悟,就是大胆一点。

主持人:我在这儿想补充张老师,就是他们这一代人可能是有自由选择的机会,但这个机会也还是需要整个国家发展到一定程度,到时候可能还是有很多建设者在为国家的未来做贡献。所以我倒是特别想问你,你特别想做的是哪个专业?哪个行业

Q3:其实我吧,我想在我的大学里学金融

主持人:学金融。为什么呢?

Q3:应该就是纯属爱好,没什么掺杂其他的。

主持人:万一张老师告诉你未来很多年之后其实金融也不是很重要,你还选择金融吗?

Q3:这个我得考虑考虑。

主持人:所以真的是很把张老师的建议当回事。

张维为:如果你真的爱好金融,你学金融没有问题。我就觉得没必要把自己框在一个非常功利的目标,一定要以后出来找工作赚大钱,我觉得这个就很可惜了。因为你梦想真的放飞之后,你可能创造世界奇迹的。

主持人:还有一位,欢迎。

Q4:我建议你长大以后去当兵。

主持人:是跟小朋友对话。

Q4:对,我建议你长大以后去当兵,因为当兵很光荣,很爱国,很有情怀。

主持人:您当过兵吗?

Q4:我是一个退伍军人

主持人:您是什么军种?

Q4:我是二炮,就是现在的火箭军,在四川。

主持人:厉害。

Q4:当兵很光荣,这次我们海军70周年的纪念你看了没有?挺自豪的,对不对?这是具体的体现。以前我们回国的专家叫钱学森,他参与改建国防科技大学,也是个爱国军人。我希望你当兵。

主持人:好,掌声再一次送给这位军人!谢谢!

Q5:最近网络上出现了一些观点,比如说买外国的车就是不爱国,看外国的电视就是不爱国。张教授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呢?

张维为:我个人觉得这个是有点狭隘的爱国主义。中国人的爱国主义是海纳百川的,是非常包容的,我们是个见过世面的民族。

实际上,你看一看我们这么多的伟大发明,我不说四大发明了,就是过去成百上千种古代的发明传到欧洲时候,他们也都吸收了,对不对?为什么他们的好东西我们不能吸收?我们今天用的电灯、电话、互联网等等都是西方发明的。所以中国人学习的文化我觉得非常好,三人行,必有我师。我们愿意吸纳人家一切好的东西。

但我觉得中国有一点是中国文明型国家的传承。上次我和加坡学者马凯硕,我们对话比较中国和印度。我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印度人特别自豪能够被西方接受,达到西方的标准。而中国,特别在我们的领导人当中,意思非常明确,就是我们要向西方学习它一切好的方面,但不是简单被西方认可。

我就讲一个简单例子,1978年邓小平去新加坡访问,他确实被震撼到了。他16岁的时候,去法国的路上曾经经过新加坡,那时候新加坡非常穷,比渔村好一点,但现在是高楼大厦林立,是个金融中心。

邓小平回来就说,说我们要向新加坡学习,但是也要研究在什么方面可以做得比它更好,这个眼界是不一样的。比方移动互联网是西方发明的,网购是西方发明的,但来到中国以后,我们的网购规模比它大一百倍一千倍,这是某种意义上的再创新、再创造。现在人家讲微信就好像完全是中国的东西了,对不对?所以我觉得不要把这个东西看的那么狭隘,这个世界文明太精彩了,好的我们都要吸收。

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会有极端狭隘主义。但不会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更不会成为我们政治决策层的主流观点。

    阅读下一篇

    说明中国军队强化军事外交的必要

    笔者上周在澳大利亚参加学术交流活动,正赶上三艘中国军舰在索马里执行任务后顺访澳大利亚,因此目睹了当地媒体对这件事的关注和&ld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