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博弈 > 正文

美军王牌陆战一师首战志愿军 黑夜是中国人的

时间:2019-08-12 21:57:25        来源:

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一师是一支战功赫赫的王牌部队,在二战经历了无数场与日军血腥残酷战斗。二战结束后它曾经驻扎华北,一九四七年作为最后一支美国军队撤出中国朝鲜战争爆发后,它又功实施了仁川登陆,并且攻占了汉城。可是就是这样一支王牌部队,险些在中国人志愿军的打击下全军覆没。一九五零年十一月初,在长津湖以南的黄草岭烟台峰,陆战一师第一次与志愿军交手。

黑夜是中国人的。

午夜刚过,陆战一师七团便遭到国军队的攻击

美军战史记载道:

冲天的火光和军号声是从每一条山脊发起这场进攻信号。当中国人遇到抵抗时,他们用轻机枪和手榴弹凶猛拼杀;当他们在防线的薄弱处发现空隙时,便蜂拥冲下山谷。在夜间的混战中,中国人好像无处不在。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抗击过日本人夜间进攻的陆战队员发现,中国人的战术极为相似——他们用英语呼唤战地护兵,使劲喊“你在哪里”,或是“我看见你了”。陆战队员以则紧张的心情默不作声地迎击中国人,只有在中国人暴露的时候才开枪。一辆苏制的T-34坦克冲破一个路障,隆隆震耳地开到第一营的指挥所,不分青红皂白地向迫击炮阵地车辆、甚至单兵射击。陆战队的一枚火箭击中了这辆坦克,它的炮塔突然转过来,只用一发炮弹——这一炮实际是在平射距离打的——便打了掉陆战队的火箭发射组。

天亮了,美军陆战队员发现他们与中国人都在山谷的谷底。中国士兵占领了第一营与第二营之间的公路,分散在山岭上的陆战队各连很多都被切断了联系。

可想而知,在这天夜晚,七团的美国兵成了真正的“飞毛腿”,他们四处逃命的速度惊人的。利兹伯格命令他的士兵无论如何要坚持到天亮,他相信凭着陆战队凶猛而精确的火力,天一亮就会粉碎中国军队的人海战术。但是,黎明时分,当他们向高地上的中国士兵扑去的时候,同样遇到了强有力的阻击。罗伯特·贝中尉回忆说:“笔者所目睹的毫无疑问是最为密集手榴弹火网。”美军的飞机赶来支援,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出现严重伤亡,但是美军的进攻依旧没有成功。“一个中国IShou/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狙击手发现了二营的包扎所。”美军战史记载道,“狙击手接二连三地打倒六名陆战队员,其中一人是医生拉克中尉,他在处置一名伤员时中弹。”

让七团的美军士兵感到最艰难的攻击阵地是烟台峰。这个高地位于水洞西北,与东北面的七二七高地相呼应。烟台峰俯视着公路,是黄草岭的门户。中国第四十二军一二四师三七一团占领了该高地,并利用这个有利的地形阻击着联合国军。十月三十日,南朝鲜军第三师的二十二团和二十三团开始进攻烟台峰,至十一月一日,第三师再次加大进攻兵力,并一度占领主峰,但当晚就在中国军队的反击下丢弃。陆战一师师长史密斯认为,烟台峰如果拿不下来,就无法夺取整个黄草岭地区,北进的目标根本无法实现。于是,命令陆战一师七团配属南朝鲜第三师无论如何也要攻占可以袭击公路上任何目标的烟台峰。

坚守烟台峰高地的是中国军队第四十二军一二四师三七一团二营四连。

经过对主峰的反复争夺,坚守主峰的一个排的中国士兵只剩下了六个人,美军已经占领了主峰的半边。刚从团里开会回来的连长刘君拔出驳壳枪,对连部司号员、通信员、理发员和其他几个非战斗人员说:“跟我上去!”

他们分成两组向主峰上爬。右路由士兵刘玉龙带领,三个人在火力掩护下一米一米地接近,就在他们将要接近主峰时,一声巨大爆炸声响起来,他们踏上了一枚地雷。左路的一组在爆炸的烟雾中迅速前移,他们用手榴弹把美军的重机枪消灭了。这时,前方突然站起来一排端着刺刀的美军士兵。连长刘君意识到,最后的时刻到了。就在这时,美国兵听见了一种令他们胆战心惊的声音,这声音就在他们跟前,尖厉而响亮。中国军队的军号声响起来了。美国士兵中流传着许多关于“中国喇叭”的骇人的传说,不料想在如此近的距离上不但听见了,甚至还看见了无数的“中国喇叭”在闪光。于是,美国兵转身就跑,武器丢在了阵地上。——“中国人开始进攻时,用特大号的铜军号吹出令人心烦意乱的可怕的声音,尖厉而刺耳。”

四连连长刘君冲上主峰后,发现主峰上连同他带上来的人,一共才只有十九名中国士兵,其中的四名还是伤员。他把这些士兵集中在方圆不足一百平方米的主峰峰顶上,然后,转达了团领导传达的西线的中国军队将美军骑兵第一师打得丢盔卸甲的战况。刘君连长再一次说,我们必须坚持到天黑,等待主力部队的反击。

四连的司号员叫张群生,来自中国东北,家就住在鸭绿江边。入伍前他在文艺演出队里干过,会吹小号。入伍以后,他得到部队里优秀的老号手的指点,不但能吹出传达各种指令的军用号谱,而且还能用军号吹出家乡的小曲,他因此成为士兵们特别喜欢的人。由于作战勇敢,“点子”又特别多,士兵们干脆把他的司号员改称为“司令员”。在四连,提起“小张司令”没有不知道的。在等待敌人再次进攻的时候,“小张司令”开始吹奏中国士兵熟悉的《小二黑结婚》。

美军的进攻开始了。

张群生的身边是燃烧的树干,他手里军号上的红绸带还在飘动。美军士兵的脑袋从一个山洼里冒出来,钢盔一闪一闪的。直到美军爬到距峰顶十米的时候,连长刘君才命令射击。美军从枪声中就能判断出主峰上的中国士兵不多了,这回他们没有后退,而是趴在弹坑里往峰顶上扔手榴弹。机枪手郭忠全被美军的手榴弹炸伤了,这是郭忠全的第三次负伤,之前他的一条腿已经断了。美军趁机枪停止的时候扑上来,郭忠全一条腿跪着抱起机枪,机枪的扫射声再次响起。

在另外一个方向,几个美军已经爬上主峰,连长刘君手持一支上了刺刀的步枪战壕中站起来,迎着美军冲上去。肉搏战开始了。刘君与四个美国兵纠缠在一起,在把刺刀刺入一个美军士兵的脊背的时候,另一个美军的刺刀也正向他刺来。士兵郑友良用枪托把这个美军打倒,可是美军越来越多。这时,增援的三班到了,美军开始混乱,向山下退去。刘君高兴地喊:“三班!给你们请功!”话音未落,一颗子弹击中了他,刘君倒在司号员张群生的身上

刘君对张群生说:“山上人太少了,要守住!”

张群生说:“咱和敌人拼了!”

刘君说:“我不行了,你就当正式的司令员吧。”

张群生再一次向山下看去,远远地,他看见美军的几辆卡车把增援的士兵卸下来,然后装上美军的尸体开走了。

张群生清理了阵地上的弹药,每个人平均可以分到六发子弹和两颗手榴弹。他爬到通信员郑兆瑞身边说:“子弹不够,就用石头拼!”他又爬到理发员陈凯明身边说:“连长快不行了,给他报仇!”他几乎和每个士兵都说了一句话。士兵们说:“小张司令,我们听你的!”

经过猛烈的炮火轰击,两百多名美军又冲了上来。烟台峰主峰上,在零散的枪声响过之后,石头雨点般地滚下来。身负重伤的郭忠全听见了张群生的喊杀声,他忙喊:“小张司令!节省点!节省点!”张群生回答道:“我用的是石头!”在这以后,无论谁再喊什么,张群生都听不见了,响彻烟台峰主峰的是中国士兵的一片怒吼声!

美军又退下去了,因为天黑了。

仅存的三名中国士兵和烟台峰陡峭的主峰一起,屹立在暮色中。

张群生把他的连长抱起来,呼唤着他,但是刘君连长永远不能回答他的呼唤了。

张群生把自己的白色毛巾盖在连长的脸上,哭了。

阵地前还躺着两百多具美军的尸体。

污血染红了焦土

一个士兵提醒张群生,该向营指挥所报告了。于是,张群生在夜幕中又吹响了他的那支军号。

指挥所解读了烟台峰主峰上传来的号声,它的含义应该是:天黑了,我们还在烟台峰上!

    阅读下一篇

    巴以在边境爆发冲突!全球多地出现

    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城市拉姆安拉和以色列居民据点拜特埃尔(Beit El)附近的边境地区爆发冲突,以军动用催泪弹和闪光弹驱